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朕就是暴君

第116章 何不找配角?恐怖的厂狱

朕就是暴君 剑无云 10635 2021-09-18 03:3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就是暴君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李渊和徐进林,都是朝中重臣。

  除开已经倒台的赵厚陵之外,属这二人地位最高,替林重管理不少事。

  林重既然放权给他们,也是因为他们忠诚度和行政能力都很高的缘故。

  “参见皇上。”

  二人进屋,第一时间行礼。

  林重摆手道:“二位爱卿不必多礼,大伴,赐座。”

  两个小太监第一时间搬来两张太师椅。

  赐座,也是讲究规格的。

  太师椅,这是最高规格,林重的做法,让二人有些惶恐。

  “皇上赐坐太师椅,臣惶恐。”

  “臣也一样。”

  这两人倒也挺客气,看来,林重的威严,确实已经深入人心。

  林重随意道:“二位爱卿都是朕的治世能臣,朕赐你们座,那是对你们看重,可千万不要寒了朕的一片心意。”

  林重都这么说了,李渊和徐进林自然不敢再摆谱,乖乖坐下。

  两人心中都在猜测,皇上找他们做什么事。

  “二位爱卿,你们都是朕的顾命大臣,肱骨之臣,所以不必拘谨。”

  林重都这么说了,这说明,恐怕是有事找他们。

  结合早朝上的事,两人心中有了猜测。

  “不知皇上有何事吩咐,臣愿为皇上竭忠尽智。”

  林重问道:“赵党的事,你们觉得朕处理的怎么样?”

  “赵党之事,人尽皆知,皇上能兵不血刃,一举拿下赵党势力,实乃人民之福,大夏之幸也。”李渊毫不吝啬的拍马屁。

  徐进林颔首:“赵党党羽危害超纲,祸乱大夏久矣,就连我和李大人都被打压过,幸运的是,皇上明察秋毫,及时剿除赵党,还大夏一个朗朗乾坤。”

  面对拍马屁,林重没有开心什么,反而说道:“赵党虽除,但朝中无人可用,接下来,朕希望你俩能多替朕分忧。”

  “臣定当竭尽全力。”二人齐呼。

  林重道:“嗯,除此之外,朕找你们来,还是为今天朝堂上说的三件事。”

  “第一件事,税法改革。”

  “第二件事,招贤纳士。”

  “第三件事,改革试考。”

  “你们二人,内阁做事多年,应该认识不少能人,可以大胆举荐。”

  “至于试考改革,从各行各业之中,找出能人,参与试考改革。”

  “皇上,那税法呢?税法改革,关系重大,恐要甚重。”李渊道。

  “这个朕早有打算,朕会亲自处理。”

  这时候林重想到一个人,一个能人,商业奇才。

  这个人,小说中替主角张小凡改革税法,效果很好。

  等解决了手上的事,林重决定去找这个人。

  暂时还不急,手头事情太多,总归是一步步处理。

  领了任务之后,两人退下。

  林重头疼的揉了揉额头,内阁的效果还不突出,得加紧寻找人才。

  之前林重是想通过望君术,慢慢寻找人才。

  可刚刚他灵机一动,何不找小说里那些主角身边的配角呢?

  那一群配角,大部分都是惊觉之辈,各有技能。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和主角现在还不认识,所以不存在反叛他的可能。

  这样想着,林重开始写一张名单,这上面的不少名字,都是重要配角。

  在京城的,就有好几个。

  “有空去找。”

  收好单子,残无忧来报,赵家父子已经将家产和贪污受贿的情况交代了一部分。

  其它部分,他还未有交代,另外赵家剩余的一些死士,至今还未有下落。

  赵厚陵请求,再见皇上一面,他就将一些死士的其它地址,告知于他。

  “要见朕?”

  林重想了想,反正无事,就过去看看,顺便看看厂狱是什么样。

  听说,西厂在残无忧的带领下,抓了不少玩家乱党,这些人只要没死,都被关押起来,在他们身上弹琵琶。

  现在在网络上,厂狱已经是boss级的超难地图,没几个玩家敢靠近。

  林重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残无忧这个人,算是用对了。

  在残无忧的带领下,林重前往厂狱。

  厂狱在东厂西厂都有设立。

  其中,东厂较早,厂狱面积极大,内部犯人大多是贪官污吏,以及家眷。

  不过此次,哪怕是厂狱很大了,可还是人满为患。

  为了关的下这么人,东厂和西厂只能把原本给3至5个人的牢房,给填了十几个人。

  厂狱的条件,可要比普通牢房难受许多。

  厂狱内部,阴暗潮湿,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一个窄小的窗口可以通风。

  而且这个窗口还是在头顶三米多的位置,犯人根本够不着。

  如此条件下,地面还很不平整。

  这是因为。

  设计监狱者认为,这里本来就是给囚犯受苦用的,地面平整,岂不是让囚犯很舒服的躺着?

  所以。

  设计者将地面设计的弯弯曲曲,可以影响囚犯休息,让囚犯更加压抑,劳累。

  这样的设计很恐怖,但很有效。

  凡是被关进来的,在这里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

  因为地面弯弯曲曲,你躺着非常难受,时间一长,身体可就受不了了。

  因此,这里常年传出哀求之声。

  毕竟在这里关着的,都是以前有些身份的人。

  这些人平日里娇生惯养,吃住都是锦衣玉食,何时受过这种苦?

  “皇上,我要见皇上?”

  监狱里,有大臣哀嚎不断。

  “赵厚陵不当人子,我等是被小人蒙蔽,请皇上明察啊。”

  “我要交代,我要交代,求你们让我见皇上,我什么都交代,让老夫走吧,老夫为官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求皇上开恩。”

  此刻。

  赵厚陵烦躁的听着周围声音,黑漆漆的脸上,浮现不耐烦。

  “早知今日,我应该提前动手,我恨啊……”

  牢房的边上,住着的是他儿子赵堂。

  这一晚上,赵堂睡得很不舒服,有5次差点睡着,但被噩梦惊醒。

  这5次噩梦,都是他被皇上砍头,鲜血淋漓的场面,把他吓得半死。

  他甚至还梦到了自己的几个妻妾,这些妻妾都被卖到青楼,这让他心如刀绞。

  之后。

  这凹凸不平的地面,把他背咯的都起了印子,疼痛难忍,他根本睡不着。

  “爹,皇上动作太快了,我们每一步都被他算计,现在怎么办啊?”

  说着说着,

  赵堂哭着喊道:“爹,如今,我赵家兵员损失殆尽,我们输了,我们已经输了,早知道,早知道…………”

  “苍天啊,我就不该跟你们瞎胡闹。”

  话没说完。

  牢房另一边,恭王林恭一醒来,听到赵堂的话后,又大哭起来。

  “狗日的,早知道我就该一刀杀了你。”

  现在的恭王当真是后悔之极。

  想自己好好的恭王好日子不过,跟着造什么反啊,现在好了,不但好日子没了,搞不好要被砍头。

  赵厚陵根本没搭理林恭,沉声说道:“我怎么都没想到,皇上会如此料事如神,什么事都走在我等前面。”

  “是啊,爹,现在怎么办?皇上马上要赐死我们了吧?”

  “无妨,我们还有那批死士,别忘了,是谁带领的他们。他们定然会救我,搞不好,他们现在已经在盘算,如何杀了皇帝。皇上只要一死……朝廷肯定会大乱…………”

  赵堂眼睛微亮,不过很快,他眼眸微垂。

  “皇宫戒备森严,那些死士恐怕不容易成功。”

  正说着,这时候,狱卒走来:“犯人赵厚陵,赵堂,出来。”

  “让我们出去做什么?”赵厚陵连忙问道。

  “你们不是说要找皇上吗?皇上来了。”

  闻言,边上一大群大臣急忙大喊:“皇上,我也要见皇上。”

  “皇上来了,我是吏部尚书啊,我很能干的,放我出去,我是无辜的。”

  “我被赵厚陵这贼人蒙蔽,求皇上开恩。”

  “喂喂喂,一个个吵什么吵,再吵揍死你们。”

  狱卒破口大骂,拿着棍子就要打。

  一群大臣现在是敢怒不敢言。

  以前的时候,这群见到他们就要下跪的狱卒,都是唯唯诺诺。

  现在好了,虎落平阳被犬欺。

  一群大臣悔的想死的心都有。

  ……………………

  林重在残无忧的带领下,来到厂狱大门口,准备参观一下厂狱设施。

  不愧是凶名在外的厂狱,这里的大牢隐藏在西厂后面的一片林中,有一定的隐蔽性。

  高大的墙头,褐色的大铁门,大铁门的左右两扇门写着两个大字:

  厂狱。

  代表了西厂的厂狱。

  人还未进入,林重就感受到了一股神秘感,以及阴森森的压迫感。

  牢狱,是每个朝代的统治利器。

  尤其是权力者,将牢狱文化塑造成一种威慑。

  坐牢不仅仅对个人,对整个家族,都是天塌的大事。

  这种威慑,延续至今,所以才会有‘牢狱之灾’这种说话。

  这也是一种古代政治生态,就叫外儒内法。

  对外,宣扬儒家,宣扬如何如何人道。

  对内,残酷镇压。

  感受了一下监狱大门的氛围,林重微微颔首,厂狱之威名,从大门就可见一斑。

  “皇爷,这等地方,阴气较重,要不移步,去西厂大堂静候?”曹安心疼林重龙体,委婉说道。

  林重无所谓道:“朕一身正气,区区阴气,不足为虑。”

  “皇上威武。”

  残无忧姣好的面容,涌现出一丝崇敬。

  以前,他刚刚拜入皇上手下,先入为主觉得皇上昏庸,不成大器,他准备用心辅佐一番的。

  哪知道,和林重接触下来,他越发觉得,这个皇上不简单。

  敏捷的思维,霸道的皇威,以及那披靡天下的气势,每次看了,都让他一阵心潮澎湃。

  这样的人,才是男人中的威猛先生。

  林重微微颔首,步入厂狱。

  厂狱内的狱卒和厂卫纷纷下跪行礼。

  让他们各自忙各自的之后,林重边走边看。

  入口处有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小房间,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刑具。

  把人架在推车上的板车。

  平常刑具:火盆。将铁器烧红,然后将滚烫的铁器贴在犯人身。

  刑具:铁鞋。将铁鞋烧红,逼迫犯人穿上。

  乳夹、筷刑、木驴、刺字刀…………

  随便一个刑具,拿出去都是让人看之色变,闻风丧胆的东西。

  相比之下,砍头这个刑罚,反而要和善了许多。

  这时候,林重经过一个牢狱。

  里面惨叫声不断,哀嚎不止。

  “别弄了,我错了,我以后不做乱党了,求求你让我死吧。”

  “我想死,我想死啊…………不要!”

  “我不想玩游戏了,放过我吧,我发誓不会踏入京城半步……”

  听到这些惨叫,林重顿了顿脚步。

  残无忧心领神会,走过来说道:“启禀皇上,这里的犯人,都是域外来的不死人,罪大恶极,密谋杀害皇上,被微臣抓到,带入厂狱,考虑到他们死后会复活,微臣觉得,只能以重刑对付他们,让他们知道好歹,不敢再与皇上作对。”

  “好,残无忧,你做得很好。”

  林重满意点头,这个残无忧,比他想象的要毒辣许多。

  这群玩家前期不怕死,总会有一群头铁的过来找麻烦。

  那么,就用这些刑罚,让他们知道好歹。

  林重走过去,残无忧道:“皇上,屋内场景有些血腥,请皇上移步。”

  “朕什么没看过,无妨。”其实林重也是好奇。

  于是,他悄然朝惨叫声那边走了过去。

  在这里,受刑之人不分男女监狱,这里面,正有八男三女接受酷刑。

  五个男的被五花大绑,挂在空中,胸膛表皮被揭下,露出了森森白骨。

  一个衙役,此时拿着刺字刀,小心翼翼的在他胸口划拨。

  “啊,不要,不要啊…………”声音刺耳,因为过于疼痛,原本的嗓音都已经破音。

  边上的几个男犯人见状,都是惊恐万状,生怕待会轮到他们。

  角落处,几个女子和男子,都坐在一个类似小驴的凳子上面,奄奄一息。

  “参见皇上。”

  里面衙役见到林重过来,连忙停下手里的活计,跪下参拜。

  林重微微颔首,正欲让这些人继续,里面的犯人全都惊呼起来。

  “皇上,杀了我们吧,我们保证不会过来了。”

  “太痛苦了,我情愿死,你杀了我们,我保证不会过来,否则…………我势必杀回来。”

  “哦豁?尔等还敢威胁朕。”林重阴测测笑了,指着刚刚说话之人:“赐木驴。”

  “遵旨。”

  “至于其他人,你们记住刚刚说的话,以后不入京城,否则,这里的刑罚,全都给你们来一遍。”

  …………

  PS:又是4000字,求月票,没月票推荐票也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