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朕就是暴君

第171章 皇帝日子,也不过如此吧?(求订阅)

朕就是暴君 剑无云 11034 2021-09-18 03:3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就是暴君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官爷,通融一下。”

  鸨母很来事,连忙悄悄拿出银子。

  哪知道,这玩家直接将她一推。

  “少拿银子贿赂我,这里所有人,带走,其余人,检查被关的女子。”

  “是!”

  与此同时,谷芝兰提剑进屋。

  “是你,好哇,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敢报官。”

  鸨母还没认清现实,指着谷芝兰痛骂。

  谷芝兰是什么人?一言不合就砍人的凌霄派大师姐。

  她柳眉一皱,一剑捅来。

  “噗!”

  直接将鸨母一剑带走。

  边上的锦衣卫玩家眉头一挑,连呼好家伙。

  不愧是皇上的女人啊,就是威猛。

  也不知道这是皇上的哪一个妃子,听闻后宫现在是皇宫之中最危险的存在,一大堆boss在那里扎堆。

  搞得一个叫‘后宫战队’的游戏战队连夜解散,能做到这一步,可想而知多么强悍。

  以前他以为夸张了。

  今天一见,呵呵,果然是真的。

  “看什么,还不带你的人抓人?”谷芝兰扭头看着这个玩家冷喝。

  在林重面前那么乖巧,但在外人面前,谷芝兰杀人不眨眼。

  这也是为什么,谷芝兰师父在她走的时候千叮万嘱:“少杀点人…………”

  “是。”

  玩家被吓了一跳,他觉得被谷芝兰的眼睛盯着,自己下一刻就要倒霉的感觉。

  于是,他也不敢多看,带人冲进去。

  忽然,里面涌出几个持刀壮汉。

  “敢动周国公的地方,动手!”

  这些人,乃是这里的护卫。

  锦绣楼能在这里开着,通常都是需要黑白两道通吃,否则岂能安稳。

  为首的一个人,留着浓密的胡子,心中也是大为着急。

  他当然不会傻乎乎的认为真的能和锦衣卫对抗,他只是想要争取时间。

  等后面的人把女的转移,而后自己逃走,届时锦衣卫也没有证据。

  事后追究,周国公随便找几个替死鬼,万事皆休。

  他实力在劲气外放初阶,对自己有着十足信心,一出手,长刀横劈过去。

  “好强!”

  几个锦衣卫面色大变。

  这一刀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应对,强行接刀,不死即伤。

  可来不及了,他们退无可退。

  但这时,身后一道更加猛烈的内气袭来。

  “不自量力的狗东西。”

  说话之人,正是谷芝兰。

  只见她长剑凌空斩下,这为首的锦绣楼护卫当即如同豆腐一般,轻而易举被劈成两半。

  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

  没有特殊功法加持,低境界面对高境界高手,根本无法抵挡。

  此时,锦绣楼最强的护卫已经被解决。

  看着地上一堆碎肉,谷芝兰脚步一跃,率先杀了进去。

  “还看什么,跟着大人进去,反抗者杀。”

  锦衣卫们连忙冲进去。

  战斗很顺利,眨眼间,锦绣楼里的护卫被解决的一干二净。

  剩下的奴仆等人全部被控制。

  至于被拐卖过来的少女,被妥善安置。

  接下来,谷芝兰马不停蹄,朝丐帮的位置杀去。

  林重看的无语,这女的肯定是忍了很久了,那群丐帮的人倒霉了。

  不过说回来,可以借着此次的事件,狠狠打击京城丐帮势力。

  拐卖人口,把人弄成残废,丐帮干的坏事太多,不能再留。

  林重跟在谷芝兰后面,倒不是怕谷芝兰有什么危险。

  以她的实力,这些丐帮小毛贼不是对手,他是担心谷芝兰万一杀红眼,大开杀戒…………

  好在,谷芝兰认他为主之后,性格冷静了许多。

  前往丐帮之后,之解决了舵主和几个高手,之后就都交给锦衣卫做事了。

  接下来,就是要动周国公了。

  最近,锦衣卫已经把周国公家里底细查清楚了。

  依靠手里权利,周国公兼并土地,强买强***良为娼,拐卖人口,一条条罪证,证据确凿。

  深夜。

  周国公和三个娇美的妻妾同床共枕。

  虽然年纪已经有四十多岁,但他依旧是精神健硕。

  抚摸着十六岁的美妾,周国公微微一乐。

  “吾这日子,哪怕是皇帝,也不过如此了吧?”

  但就在这时,外面忽然闹哄哄的。

  “哎哎哎,你们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不要冲动,我这就去通报,不能直接进来啊……”

  “滚开。”锦衣卫将来人一推。

  周国公还奇怪外面怎么回事,一个下人连忙过来禀报。

  “老爷,外面突然来了一群锦衣卫,不知道什么事?”

  “什么?锦衣卫!”周国公大惊失色,顾不得穿衣服,简单套了一件长袍。

  正欲出去,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连忙从床底下拿出一块令牌。

  令牌上面写着:免死令。

  先祖时期,他家祖先跟着先祖南征北战,为了表彰他家族功勋,除了奖励地位金钱之外,还赐予了免死令。

  免死令一出,就能免他一死。

  平日里,这东西被他视若珍宝,乃是他家里的传家之物。

  刚刚,他不知为何,感觉到有些担忧,于是才拿出免死令。

  周国公走了出去。

  只见梅川亲自带队,率领数百精锐锦衣卫,从周国公家大门鱼贯而入。

  “梅指挥使,深夜造访我国公府,所为何事?”

  周国公不安问道。

  梅川冷冰冰看了周国公一眼,拿出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周国公身为大夏国公,利用权势,欺压良善,拐卖民妇,罪大恶极,着令我将嫌疑人,全部抓拿归案,听候发落!”

  “抓人得有证据。”周国公连忙说道。

  “证据?呵呵呵,全部拿下。”

  “是!”

  ………………

  林重和谷芝兰早已经回宫。

  一夜的奔波,让谷芝兰非常劳累。

  不过她很懂事,哪怕再累,也想要伺候林重来着,因为她说,这是她应该做的。

  主子开心了,她也会开心的。

  不过,林重看她实在是劳累,只让她动了一下嘴,随后就让她休息去了。

  马上就要凌晨了。

  不过林重没有一点睡意。

  虽然制服住了谷芝兰,不过,也意味着这时候张小凡已经离开家了。

  年底之前,张小凡就会来到京城。

  “找到他,该怎么对付他?”

  林重深深忧虑。

  直接动手杀吗?那岂不是惹怒了他背后的超凡势力?

  还是说,暗杀。

  林重有了主意,让谷芝兰动手。

  谷芝兰是凌霄派的弟子,由她动手,倒也没事…………

  想到这,林重乐了:“朕的计划,万无一失!”

  ………………

  “嘶嘶嘶!”

  深山的一颗大树上,一个面颊消瘦,长发飘逸的男子突然从噩梦中惊醒。

  不知为何,他刚刚没来由的感觉到背脊一寒。

  这感觉,就好像有人盯上了他一般,要害他。

  “我张小凡一生光明磊落,谁会要害我呢?”

  张小凡哑然一笑,感觉自己想的太多。

  看了看夜色,他伸了个拦腰,决定先离开这里再说。

  这几天,他一直在外历练,终于在功法上面有了长足进步。

  更是在昨夜,他已经顺利突破。

  “差不多离开这里了。”

  张小凡微微一笑,决定先和爹娘说一声。

  回到张府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

  张小凡先和爹娘请安,而后来到秋一真人门口。

  却没想到,秋一真人这时候也收拾好行礼出来了。

  “师父,你要走了?”张小凡诧异。

  秋一真人抚须点头:“是啊,昨夜我夜观星象,看到你的天命之象璀璨耀人,有大气运之机缘,所以为师估计,你突破了。”

  “师父真厉害,徒儿确实就在昨夜突破了,本来是想在深山之中多历练几日,可继续历练下去,也没有什么作用,索性归来。师父,刚刚我和爹娘说了,我准备离开这里。”

  “嗯,差不多了,你已经突破,有了一定自保实力,可以出去,见识一下这天下。”

  “我准备先去阴山县,听说那边僵尸无边无际,很是惊奇。”

  “这样么。”秋一真人沉吟了一下:“此地离阴山县确实不远,本来是想让你去京城,为师一个凌霄派的好友徒儿,名叫谷芝兰,据说去了京城,你若是能和她多聊聊,也许对你武道有不小帮助,不过,这个谷芝兰脾气古怪,喜欢打打杀杀,你若是见到她,切忌不要招惹。”

  谷芝兰的事情,秋一真人之前就说过了。

  甚至明里暗里还暗示过他,可以的话追求到谷芝兰。

  因为谷芝兰是凌霄派的大师姐,得到她,对张小凡以后好处多多。

  张小凡颔首:“反正去京城,我正好路过阴山县,等在阴山县停留一段时间,就会前往京城。”

  “那好吧,走之前,为师再帮你算一卦。”

  秋一真人笑了笑。

  而后,他拿出几个竹片。

  “天地玄黄令,江湖百晓生,莫问机缘处,人生何求欢。”

  话落,竹片朝天空抛去。

  几个黑白面的竹片,被抛向空中,还未落下,秋一真人手中捏出奇怪收拾。

  迅速变幻,说道:“是福是祸?”

  “帕拉拉…………”

  一堆竹片落地,全部黑色。

  “嘶嘶嘶!!!”

  秋一真人大惊失色,脱口说道:“大凶。”

  张小凡心中咯噔一下:“怎么可能?”

  秋一真人眉头紧锁:“不对劲啊,很不对劲。月初之时,我为你运势算过一卦,你前往京城,运势不算红红火火,但也着实不错,甚至有机缘在那等你,可是如今,竟然是大凶之兆。”

  “师父,要不…………再算一次?”

  张小凡很不舒服,明明有好运气等着他,怎么一下子变成大凶之兆。

  秋一真人摇头道:“卦象不宜多算,否则天级泄露,会有反噬。”

  “师父,你总是教导我,人定胜天,我相信纵然是大凶之兆,但我还是能胜了这个天。”

  “这…………”

  “我会去京城看看。”

  “不行,此次预兆,不是那么简单,恐怕你一过去,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我实力已经突破,只要低调行事,怎么会有危险?”

  张小凡摇头,他相信人定胜天,虽然大凶之兆,但还是要试试。

  “这样吧,你过段时间,也许过了这段时间,卦象会好一些,如何?”

  说着。

  秋一真人拿出一块玉佩:“这个你收着,有何危险,里面会有保命之法。”

  “谢师傅。”张小凡珍惜收下。

  “嗯,为师外出多日,是时候要回去了,小凡,当今天下多变,灵气复苏,妖魔祸乱天下,你在外面,切忌不要被妖魔迷惑,多结交良善之辈,日后能助你成就大事,知道吗?”

  “徒儿知晓。”

  “嗯,据说,极地那边,出现神秘裂缝,为师最近要过去看看,以后可能很少来看你了,你要靠自己,争取在短时间内,成为地方一霸,以后方能有所成就。”

  “嗯。”

  “我去也。”

  秋一真人拿着行囊,超大门口走去。

  “师父走好。”

  等秋一真人离开,张小凡愤怒的一拳砸在木人桩上。

  “我乃天命之子,大气运之人,为何在京城会有大凶之兆,为什么,为什么啊?”

  张小凡很不服。

  他从小顺风顺水,无论做什么事。

  哪怕是对别人很困难的修炼,他也能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让自己实力变强。

  可是,最近师父的卦象对他越来越不利。

  这次对于前往京城,他其实是信心十足的。

  因为师姐也在那里,而且他心中,也是想和凌霄派大师姐认识一下,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

  可没想到…………

  “人定胜天,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张小凡冷眼说道。

  随后,张小凡简单收拾好行礼,拿了上千两银子,离开了这里。

  ……………………

  清晨。

  京城这边下着绵绵细雨。

  虽然是阴雨天,不过林重心情不错。

  据说锦衣卫那边,连夜查抄了丐帮分舵和周国公家里,解救一百多个无辜少女。

  更是在周国公家附近发现一个三百人左右的埋尸坑,还发现金银财宝无数。

  可想而知,周国公一家害死了多少人。

  他们能有如今的荣华富贵,靠的不是生意,而是绑架、勒索,简直无恶不作。

  因此,这次林重特意要在朝堂上御审周国公,好让天下人知道,哪怕贵为周国公,犯法也是和庶民同罪。

  “带人犯,周立。”林重冷言喝道。

  很快,周立被绑住了双手,押了进来。

  周立很慌,不过,他还有最后一个希望。

  因为他的怀里,还有先祖留下的免死令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