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朕就是暴君

第34章 狼狈为奸(求票票)

朕就是暴君 剑无云 5242 2021-09-18 03:3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就是暴君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呼呼……”

  院子里,微风拂过,院子里火锅味道更浓。

  “奇怪,怎么突然安静了许多。”

  一个女玩家好奇朝屋外几颗大树看去。

  刚刚树上还有好多鸟儿鸣叫,怎么突然没有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支队伍队长目光一凝,豁然起身。

  “外面的鸟,都被吓走了,所以才会安静。”

  “队长,你太小心了吧?”

  “是啊,我们这么隐蔽,不会有人找过来吧?”

  “不好说,耗子,你开门,出去看看。”

  “哦。”

  耗子屁颠屁颠跑去看门。

  门刚刚打开,‘嗖’的一声。

  一支利箭,精准的刺入耗子心口。

  耗子震惊的看着自己胸口,“官…………是官兵。”

  捂着心口的箭,耗子踉跄扭过身子,随后不甘的倒在地上。

  “靠,大家动手。”

  话音落,他们这个院子头顶处,无数支箭矢下雨般落下。

  噗嗤噗嗤……

  箭矢在好几个人身上扎出血花,其余的玩家或多或少身负伤势,躲入屋内。

  门口处,残无忧提剑进入小院。

  哗啦啦……

  一群官兵紧随其后,将院子里小屋包围。

  “皇上有令,要留几个活口,先放火,把这群老鼠放出来。”

  残无忧淡淡说道。

  边上领兵大统领点点头:“好,点火。”

  大火燃烧,炙热的温度,让屋里的人待不下去。

  “玛德,反正是死,拼了。”

  “杀出去,也比活活烫死好,老子是受不了了。”

  “杀…………”

  一群玩家都不怕死,连投降都不问,杀了出去。

  这群人的做法,无疑是自寻死路。

  所以没一会儿,厮杀声从最开始的慷慨激昂,到现在逐渐偃旗息鼓。

  残无忧捂着受伤的右臂,冷着脸看着这群人幸存的三个人,冷喝:“把他们双手双脚打断。”

  “玛德,残无忧,你也是玩家,干嘛对我们动手?”

  “你这家伙投靠朝廷,可以啊,你应该知道,当今朝廷势力马上就要倒了。”

  “有我在,就不会倒。”

  残无忧冷厉。

  边上的官兵一个个奇怪,听不到任何话。

  因为根据这个世界规则,玩家们的对话,一旦涉及到现实中的世界,这个世界土著都听不到。

  正因为此,很多土著只知道这群人很神秘,却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干什么。

  “带走。”残无忧喝道。

  与此同时,林重面前出现任务奖励。

  ………………

  【你派残无忧铲除了京城内乱党,使京城内安全得到改善。】

  【奖励:中级补气丸。】

  现在林重也算是明白了,改善的程度最高,奖励越好。

  这次只获得中级补气丸,说明那些乱党也没什么大的花头。

  转眼间,入夜了。

  林重看着夜空,“这时候,大伴应该赶到刑部,救出徐进林了吧?”

  …………

  赵厚陵相爷府。

  其实林重猜测的没有错。

  孙友亮早已经和赵厚陵勾搭在以前,狼狈为奸。

  之前孙友亮谨言对付徐进林,

  也正是赵厚陵托孙友亮做事。

  这个徐进林,数次给赵厚陵捣乱,赵厚陵早就想除掉他。

  此刻。

  赵厚陵坐在书房,正看着一些大臣送来的书信。

  书信有不少,大多数拍马屁的,也有一些是求他办事的。

  这时,管家来报,西厂督公孙友亮求见。

  得知孙友亮前来,赵厚陵连忙起身:“快快有请。”

  孙友亮的份量,还是挺重的。

  毕竟西厂份量摆在那。

  “孙公公……”

  看到孙友亮,赵厚陵拱手,正欲打招呼,但孙友亮急急忙忙道:“赵相,大事不妙啊。”

  “公公,书房请。”

  外面人多眼杂,孙友亮自然懂。

  他不敢耽误,也不打招呼,直接朝书房走去。

  “管家,闲杂人等,不得靠近书房。”

  赵厚陵叮嘱管家一声,而后进入书房,亲自关门。

  “孙公公,你这是遇到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一边说,赵厚陵为孙友亮斟茶。

  孙友亮顾不得喝茶,急声道:“杂家刚刚见皇上了,原本,杂家是给皇上通知,已经抓了徐进林,按照以往皇上性子,必定是听杂家的话,处死徐进林那匹夫!谁知道皇上突然改主意了,还要杂家去刑部,将徐进林放出来!”

  赵厚陵目光一凝,整个人停止了动作。

  徐进林,虽然是他的死对头,可他也不怎么担心这个人。

  杀他,只是嫌方进碍眼而已。

  但皇上亲自下令释放徐进林,连孙友亮的话都不听,

  这就不对劲了。

  “孙公公,你在面圣之时,有无感觉皇上为何下这样旨意?”赵厚陵问道。

  孙友亮眼睛一翻,回忆着说道:“杂家看皇上心情历来很准,以前皇上放个屁,杂家都能闻出皇上隔夜菜吃的什么,可这次,也不知为什么,杂家越发看不透皇上。最关键的是,最近皇上不知发了什么疯,处死了柳贵妃,开始宠幸兰贵妃,相爷,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此事确实怪异,不过当时在我看来,男人嘛,喜新厌旧也正常。”

  “相爷,伴君如伴虎啊,我担心皇上无缘无故宠幸兰贵妃,又释放徐进林,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情况?”

  孙友亮猜测:“相爷,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在皇上耳边,说了什么悄悄话?”

  赵厚陵问:“你是说兰贵妃乱说话?”

  “是啊,这兰家和相爷的关系,可不怎么好啊。”

  赵厚陵脸色一沉,在屋内踱步。

  看赵厚陵不说话,孙友亮急着道:“相爷,杂家可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来给您报信,你可得给我个准信,是要杂家真把徐进林那老东西放了?杂家可提醒你,这次算是把那老东西得罪狠了,他不会善罢甘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