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我就是神!

第227章 缠绕通天塔的巨蛇之怪

我就是神! 历史里吹吹风 16061 2021-11-25 11:4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就是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生命神庙。

  在神的座驾降落云海显现在天空之前,蛇母瑟摩丝早早就已经跪在了神庙里。

  瑟摩丝表情安静,只是眼神有些茫然。

  生命之母莎莉也已经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当她降临在通天塔顶端看到空荡荡的翼人之巢和那断裂的锁链时,她就知道是瑟摩丝断掉了锁链放开了这些翼人。

  除了神之外只有瑟摩丝才能够自由进出这里,也只有瑟摩丝才能够斩断那束缚在翼人身上的锁链。

  生命之母莎莉的身影出现在神座之上,她只是静静的看着瑟摩丝。

  并没有想象之中生气的表情,只有淡漠。

  “所以,你杀了他们。”

  “我的使徒。”

  “你在嫉妒他们?”

  瑟摩丝安静的抬起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神明。

  “神明啊!”

  “我没有杀死他们,但是他们的死和我脱不了关系。”

  “我明明知道他们将死在翼魔的口中,还是斩断了锁链。”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飞上了天空,然后丧命于那些怪物的口中。”

  在瑟摩丝的意识里,翼人们已经死在了翼魔的口中,成为了魔怪们的食物。

  瑟摩丝抬起了自己的双手,看着那断掉之后缠绕在自己手上的半截锁链。

  “您知道吗?”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您抛弃了我们。”

  “我梦到了无数的翼人盘旋在天空之上,猎杀着我的孩子们。”

  “从那一天起。”

  “嫉妒和惶恐吞噬了我。”

  “因为我知道,那不仅仅是一个梦,那是我想象之中的未来,是我的不安和嫉妒汇聚成的虚像。”

  蛇母瑟摩丝的声音越来越高,情绪也越来越浓烈。

  “我的意识告诉我,我是神座下的使徒,我是您最虔诚的信徒。”

  “但是我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想要杀死他们。”

  “无法控制,无法压抑。”

  瑟摩丝双手摸住了自己的脸,面色已经变得惨白,那场噩梦是她此生见到过的最恐怖和绝望的画面。

  神明问瑟摩丝,话语里有着难以理解。

  “我赐予你们的远远超过了翼人,你们拥有的东西超过了他们千倍万倍。”

  “是……你们觉得我给你们的不够多?”

  “还是你们想要得到更多?”

  莎莉不会向瑟摩丝解释,她外出是去寻找安置翼人的地方,她已经找到翼人们的家园。

  那是远离鲁赫巨岛无比遥远的大陆之上,一处高原之地。

  那地方距离鲁赫巨岛无比的遥远,是凡人一生也难以跨越的距离。

  她准备将将鲁赫巨岛留给了蛇人一族,因为他们是自己制造出的第一个族群。

  但是此刻她没有说,更不想说。

  她是高高在上的神,她不可能更不会去向自己的造物去解释自己的想法。

  她在意的只有一个。

  她的使徒瑟摩丝背叛了她。

  她给予了瑟摩丝一切,她亲手制造出了瑟摩丝。

  她给予了瑟摩丝智慧,她让瑟摩丝成为了四阶权能者,她亲手打造出了巨怪之环赐予瑟摩丝作为使徒的象征。

  但是。

  瑟摩丝最后还是违背了她的意志,杀死了她为因赛神准备的锚点,打乱了她的全部计划。

  瑟摩丝想要解释什么,但是莎莉开口对她的所作所为下了定义。

  “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在意的是。”

  “你背叛了我。”

  莎莉看着瑟摩丝,眼神里不是失望,而是迷惑。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造物总会违背神的意愿,他们总是会和神的指引背道相驰,难道智慧本身就是一种禁忌之果,凡人吃下之后就注定会走上这条道路?

  当智慧觉醒的那一刻,他们就衍生出了欲望。

  拥有欲望的生灵,就注定无法真正的虔诚。

  “你将自己的欲望凌驾于神的旨意之上,你犯了嫉妒的罪,亲手杀死了神的造物。”

  “瑟摩丝。”

  “你的虔诚和信仰,只不过是一句空言。”

  “在你的欲望面前,对神的信仰就像被风一吹就散的灰烬,被浪一打就垮的沙堡。”

  瑟摩丝激动的扭动着身躯上前,她缠绕手上的锁链躲在地上发出响声。

  她高高举起手,大声的说道。

  “不!”

  “不是这样的。”

  瑟摩丝看着生命之母莎莉,这个她信仰的造主。

  她仰着头。

  白皙的脖颈上金色的圆环映着神殿的虚影。而她宝石一般的瞳孔倒映着神的影子。

  那眸子中,流转过激动、难过、恐慌。

  最后尽数都化为了茫然。

  她想要辩解,但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无力的露出了空洞的表情。

  瑟摩丝将手放下,锁链也敲击在了地板之上。

  “是啊!”

  “神明啊!我的信仰就像是风过灰烬一样。”

  “我以为我是虔诚的,但是我最后还是背叛了对您的信仰。”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或许,是我的信仰真的没有我自以为是的那般坚定吧。”

  但是说完这句话,瑟摩丝又接着说。

  “但是。”

  “无论如何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背叛您,您就是我的唯一的神,也是我唯一的信仰。”

  生命之母莎莉冷漠的看着瑟摩丝,摇了摇头。

  “你这样的信仰,对神来说毫无意义。”

  “你们和三叶人没有任何区别,口中喊着信仰,不过是想要从神哪里肆意索取你们想要的一切罢了。”

  生命之母莎莉和瑟摩丝对视,高处和低处的两道目光交接在一起。

  瑟摩丝从神的眼中看到了疑惑,神从祂的仆从眼中看到了哀伤。

  瑟摩丝看着神,泪水从眼睛里流淌了下来。

  莎莉从神座上站了起来:“我不会直接惩罚你,我会再给你一次考验。”

  “你如果真的虔诚信仰我的话,你的意志足够坚定的话。”

  “就一定能够通过我的考验。”

  “那我,便会原谅你所做的一切。”

  莎莉拿出了万物母螺,看着上面的花纹。

  除了三叶人、魔渊之民外还有着一个代表着蛇人的符号。

  “我创造了你们。”

  “我给予了你们所能匹配和拥有的一切,甚至还给予了你使徒的身份。”

  莎莉目光注视着瑟摩丝,说起了她曾经在自己面前发过的誓言。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神,我是你的一切吗?”

  “对神施下的诺言,是永远不能背叛的。”

  “就好像莱德利基一样。”

  “那就看一看,你的誓言究竟是不是真的吧!”

  莎莉墨绿色的瞳孔,此刻爆发出无上的威严。

  吞噬天空的魔神之影从她的背后浮现,一根根触手揽向天空的太阳,密密麻麻的眼睛遮蔽天幕看向了这个世界。

  “如果你成功了。”

  “我会带你离开凡尘的世界,让你成为我真正的使徒,不再让这凡尘的欲望腐蚀你的心灵。”

  莎莉给了瑟摩丝最后的机会。

  莎莉吹响了万物母螺,生命权能的神器奏响让整个生命之城都开始升腾。

  生命之城所在的山脉一阶阶缓慢拔高,而且在渐渐变快。

  而在生命神庙之中,瑟摩丝戴在脖子上的蛇怪之环也突然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瑟摩丝开始了她的第五次考验。

  这一次。

  考验的是她的虔诚。

  蛇怪之环的力量完全侵入了瑟摩丝的体内,生命权能的血脉逼退了她体内的智慧权能之血,所有的智慧权能力量全部朝着她的双目灌注而去。

  莎莉将瑟摩丝变成了生命权能者,蛇怪之环的力量彻底和瑟摩丝融合为一体。

  曾经的三叶人费雯也通过类似的方法让自己从智慧权能者变成了生命权能者。

  但是和曾经的费雯不一样。

  瑟摩丝是四阶。

  她想要通过这种方法变成生命权能者,她需要经历的考验和磨难是无法想象的。

  想要从已经化为了神话器官的大脑之中,重新剥离出意识和记忆来,目前也只有唯一性的根源神器才能够做到了。

  生命之母莎莉将所有的考验和磨难化为了一个梦。

  只要瑟摩丝能够坚定自己的意志,就能够从中脱颖而出。

  然后就能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

  通过考验便能拥有一切,这也是生命之母一贯的做法。

  --------------

  瑟摩丝的眼中生命神庙消失了,整个世界都化为了一片雪白。

  她又做起了那个梦,那个让她惊惧无比的梦。

  这个梦远比她曾经梦到的更加真实,每个细节都和现实一模一样。

  每一天的生活。

  每一日的繁琐。

  每一个身边的人。

  都活灵活现。

  她可以感受到岁月流逝,这里的人仿佛真的存在一样。

  她忘记了神庙内的一切,一切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她也忘记了这个噩梦。

  在这里。

  她听从神的旨意安心的将翼人养大了,翼人渐渐繁衍出了自己的族群。

  然而好景不长。

  翼人们得到的神的恩宠更多,他们一次又一次的从神那里接受神恩。

  而另一边,蛇人族受到的神恩也越来越少。

  多年以后,翼人彻底代替了他们成为了神的宠儿。

  翼人将他们驱赶出了生命之城,霸占了这座城市也同时占据了神的宠爱。

  强大的翼人翱翔在生命之城的天空之上,而蛇人只能在云层底下仰望着他们。

  蛇母瑟摩丝离开了生命之城,她再也见不到神明了。

  远方。

  她看着天空之中盘旋的翼人。

  她愤怒无比,她怨恨无比。

  她嫉妒翼人拥有的一切,因为那是她曾经拥有的东西。

  在一个神不在的夜晚,她潜入了生命之城。

  蛇怪之环的力量启动,她化为一只恐怖的蛇怪。

  光是身躯就长达数百米,翼魔一族无论什么样的神术击打在她身上也不能伤害她分毫,蛇怪只要沿着道路碾压而过,成群的翼人就直接化为了肉酱。

  翼人在惊恐之中,展翅朝着天空翱翔而去。

  狰狞的蛇头抬起,目光化为光柱扫向天空。

  翼人在目光之中化为了一具具石头雕像,然后从天空坠落而下摔成粉碎。

  蛇怪张开血盆大口,开口一股特殊的力量作用于城中,将这些翼人们血肉融化吞噬掉。

  而且吞噬掉的血液还不断汇聚向蛇怪的眼睛,让她的双眼变得越来越厉害。

  蛇怪发出沙哑的声音,充满了暴虐。

  “杀死你们!”

  “杀死你们。”

  “我才是神的使徒,我才是……”

  暴怒和狂乱之中,蛇怪也一点点失去了理智。

  她追逐着那些翼人一路到了生命神庙,要将这些夺走他们一切的家伙赶尽杀绝。

  狂暴之中,她失手撞碎了神庙的柱子。

  柱子倾倒砸在了空荡荡的神座之上。

  神之座倒了,也代表着瑟摩丝的信仰倾塌了。

  蛇怪的眼睛一点点恢复了理智,她看着倒下的神之座,发出尖锐的叫声。

  “不!”

  “不要。”

  瑟摩丝冲上前去,好像想要重新扶起神之座。

  但是紧接着,整个生命神庙也轰然倒塌。

  尘灰扬起。

  梦醒了。

  她依旧在生命神庙之中,刚刚发生的一切全部都是虚妄,而时间也只是过去了片刻。

  生命之母的神依旧在神座之上,手中的万物母螺甚至还在轻微回荡着号角的声音。

  神对着瑟摩丝说道。

  “看。”

  “你的信仰不过如此。”

  “只要神没有满足你们的欲望,只要得到的东西不够多,信仰便不值一提。”

  神的声音回荡在神庙之内,有种唏嘘的感觉。

  感情淡漠,但是却真正有了一丝情绪。

  没有难过,只是感觉自己之前相信的一些东西有些可笑。

  “哪怕只是一个噩梦,就让你放弃了对神的虔诚。”

  “哪怕……”

  “只是在梦中。”

  莎莉不再去看瑟摩丝,从神座之上站了起来。

  生命之母的身影渐渐消散,于瑟摩丝的面前。

  与此同时瑟摩丝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她感觉到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吞噬了自己的身体。

  这股力量和她梦中感受的一样,那是蛇怪的力量。

  她一点点的化为了一只恐怖蛇怪,掌握着生命权能的,无人可以匹敌的神之使徒和怪物。

  “不!”

  “主人。”

  “不要……不要放弃我……”

  蛇母的身体一点点变大,她渐渐失去了人的形态,变成了一条大蛇。

  瑟摩丝失败了,她没有通过最后一重考验。

  她的意志和信仰不够坚定,最后没有抵抗过疯狂的欲望之力。

  表现在她的身体之内,便是智慧权能和生命权能产生了剧烈的冲突。

  但是幸好她在梦中坚持得够久,生命权能已经完全压倒了智慧权能,将智慧权能的力量完全逼入了她的双眸。

  坏处则是,她没有通过考验后意识和记忆在生命权能的疯狂混乱之下节节败退。

  生命权能的血脉吞噬了她,吞噬了她的意志和一切。

  她被生命神话之血反噬,被疯狂淹没了思维和记忆,变成了一只意识混沌不明的巨怪。

  她的双眼变成了神术道具,名为瑟摩丝之瞳的神术道具。

  蛇怪之环的力量彻底融入她的体内。

  世界上的第一只蛇怪。

  出现了。

  而生命之城的蛇人也立刻发现了这个庞然大物,慌乱的情绪立刻蔓延,所有人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

  “那是什么?”

  “快看神庙那边。”

  “有动静。”

  所有蛇人仰头看去,就看见一只巨蛇从生命神庙之中爬出,而且体型在不断的变大。

  蛇母瑟摩丝感受着自己失败之后遭受的反噬,生命之血的混乱和疯狂一点点侵蚀着她的理智,她变得无比的狂躁和邪恶,哪怕面对的是她的子嗣们。

  她在用最后的理智对着所有蛇人大声呼喊:“离开!”

  “以蛇母瑟摩丝之名,所有蛇人全部离开生命之城。”

  “永远。”

  “永远不要再回来。”

  全体蛇人这才知道,面前这个怪物便是蛇母瑟摩丝。

  但是他们完全不能理解蛇母瑟摩丝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命令,这完全不合乎常理。

  蛇人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蛇怪越来越大,直至数百米。

  她睁开双眼,眸子中的光芒扫过城市最之中。

  触之的一切全部化为了石头雕像,幸好蛇母瑟摩丝控制着这力量刻意避开了蛇人们的居住处。

  但是这恐怖的力量和场景将全体蛇人吓得魂飞魄散,他们这才知道蛇母瑟摩丝要疯了,她的力量完全失控了。

  所有蛇人立刻仓皇出逃,朝着城池外面而去。

  蛇人们扭动着尾巴拥挤在大街之上,数以千计的蛇人在恐惧和不知所措中逃出了这座城市。

  逃出生天的蛇人扭头朝着生命之城看去,就看到巨蛇已经离开了生命神庙。

  名为瑟摩丝的蛇怪滑过地面和城墙,来到了通天巨塔之前。

  她盘绕在通天塔上,朝着天空发出悲嘶。

  好像在呼唤着神的名字。

  从这一天开始,生命之城变成了名为瑟摩丝的蛇怪占据的领地。

  居住在生命之城的蛇人全部逃除了这座城市,他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高山不断的隆起,直至云端。

  这里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死亡禁地,没有任何人敢靠近。

  任何人敢于靠近这座城市和神庙的存在,都会被恐怖的蛇怪瑟摩丝杀死。

  而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神之外,没有任何存在能够杀死和击败她。

  蛇怪瑟摩丝一直留在生命之城中,守卫着生命神庙和通天巨塔。

  她经常会纠缠在通天塔之上,遥望着天穹之上。

  她仿佛在期待着有一天神原谅自己。

  原谅祂的使徒,带着自己回到神的国度。

  -------------

  蛇人们仓皇的逃出生命之城。

  等到他们逃下山岭的时候便发现这座山在不断的拔高,直到他们仰着头也看不见山巅的城市和巨塔。

  蛇人们面对那陡峭的山峰,哪怕想要回去他们也无法再轻易攀爬上那笔直的悬崖。

  蛇人们对于未来一片茫然,他们在山脚下嚎哭。

  但是很快蛇母的子嗣站了出来。

  捕猎队、驯养队、种植队三个队的队长自动接管掌握了蛇母瑟摩丝消失后的权利,成为了蛇人们的领袖。

  三个队长收拢了所有离开生命之城的蛇人,然后在一番争执过后分道扬镳奔向远方。

  捕猎队前往北方,那里有着茂密的丛林,临近海洋。

  并且在哪里留下了不少善战的蛇人,是为了防备和捕捉火魔,这群善于捕猎和战斗的蛇人将用自己的力量,开拓出自己新的家园。

  驯养队留在了山脚下,因为这里有着河流和湖泊,他们将在这里驯养兽类。

  种植队则前往和鲁赫大陆的东部,那里有着一个已经开拓好的种植地和已经建立到了一半的新城。

  三个队分别建立起了自己的新驻扎点。

  而驻扎点也一点点修建起了城墙,模仿着生命之城的风格。

  渐渐的,蛇人建立起了三座属于自己的新城市。

  三座城市也因为自己不同的技能而拥有了不同的习俗和风格,奠定了从今往后的发展方向。

  ---------------

  另一边。

  鲁赫巨岛西北面的大陆之上,蛇母以为死掉的翼人们跨越了大海来到了这里。

  蛇人们扑腾着翅膀,最后落入了一片沼泽林之中。

  饥饿的他们在这里猎食着丛林之中的兽类,茹毛饮血的啃食着这些兽类的血肉。

  他们天生拥有着捕猎的本能,他们强壮的下肢和利爪便是丛林兽类的噩梦。

  他们不断的朝着大陆深处飞去,跨越一片片丛林。

  他们栖息在石头和悬崖之上,在这里没有谁能够威胁到他们。

  这里物资丰饶,除了少量的魔怪之外看不到任何天敌。

  但是。

  翼人总感觉这里并不属于他们,他们栖息的地方一定要很高很高。

  他们是风之一族,他们的巢穴应该建筑在最高的地方。

  他们屹立在山巅,在高处俯瞰着整个世界。

  最后他们飞到了一片山脉和高原,翼人们欢喜的盘旋在天空发出一声声啼叫。

  他们喜欢这里。

  最后,翼人们在这里驻扎了下来。

  高原和山脉的一边是无边的丛林,一边是贫瘠的荒漠。

  狂风呼啸在山岭之间。

  然而翼人们无比享受这种与风同在的感觉,他们的天赋血脉力量在这里好像也变的更加活跃。

  但是翼人不知道的是,这便是曾经生命之母莎莉为他们选定的家园。

  翼人在这片高原之上安定了下来,在这里繁衍生息。

  用不了多久。

  他们将化为一个庞大的族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